当前位置:主页 > 科学建设 >
《中国高校科技》:科研平台在学科建设中的作

  高校科研平台可以培养和提高教师队伍的学术水平,促进学科的交叉、融合和发展,从而促进高校科研水平的提高,其建设水平决定了高校学科建设成效。我国现有的五种主要学科评估体系各有侧重,在“双一流”建设背景下,以某高校两个全国排名第一的一级学科为例,对比两次评估数据,揭示科研平台在高校学科建设中的作用,以期更好地指导高校“双一流”建设。

  随着国务院《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的发布,各类高校排名和学科排名越来越多地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重视,特别是由教育部委托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以下简称“学位中心”)开展的第四轮全国一级学科整体水平评估更是受到高校和社会的空前关注,因为每一项评估指标的变化对于该学科的排名可能都会有较大影响,学科排名的变化又会影响到教育部对高校的绩效拨款,甚至影响到高校在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以下统称“双一流”)中的地位和未来发展。

  高校学科评估是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评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对高校学科实行宏观指导和管理的一项重要措施。学科评估是指利用专门的科学手段或工具对高校或科研机构的一级学科开展科学研究、人才培养、社会服务、国家合作与交流、师资队伍建设等活动及通过这些活动所要达到的目的、价值、水平或效果、效率等进行综合评价或综合估量的过程。开展学科评估工作是高校学科建设与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对高校有针对性地开展学科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学科评估过程可以使高校充分了解学科现状,评估结果可以使高校发现不足与差距,同时也为社会各界了解学校学科建设状况提供有利条件。

  学科评估可分为诊断性评估和战略性评估两种不同的类型。诊断性学科评估主要是通过评估来了解学科现状,找出学科建设和科研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意见和建议。战略性学科评估是以学科评估为手段,分析学科在国内同类院校的位置,了解学科的国际发展趋势,从而确定学科在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发展战略。经过几十年的不断探索,我国目前大致形成了政府评价、国内第三方机构评价、国外中介机构评价、ESI学科排名和全国一级学科评估等五种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学科(高校)评估体系。

  (1)政府评价。主要指政府机构组织开展的学位授权审核、学位授权单位审核、学科专业点审核、重点学科评估、专业学位评估、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等。政府评价的指标体系往往具有很强的政策性和导向性特点,其评价指标和指标权重的设置对高校及其他研究生培养单位都有直接的显性影响。但由于政府权限的下放和部分职能调整,目前我国政府评价基本仅限于合格评估范畴,对各高校开展学科建设中长期发展战略规划的指导作用不明显。

  (2)国内第三方机构评价。这种类型主要是指独立于政府及其部门之外的第三方组织针对国内高校和学科实施的评价和排名。目前公众认可度比较高的主要有: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发布的《挑大学 选专业》,武汉大学中国科学评价研究中心和中国教育质量评价中心发布的“中国大学及学科专业评价”,最好大学网发布的“中国最好大学排名”,艾瑞森中国校友会网编制的“大学排行榜”等。这些第三方机构进行的评估主要是为高考考生择校服务的,其评估结果会对高校吸引优质生源、帮助学生就业及获取各类社会资源等产生一定的影响和作用,但由于各个评价机构的评价指标体系不同、数据获取方式不透明、数据的精确度有待商榷等原因,难以准确反映学科或学校的实际情况,更不能将它们用作于高校学科建设工作的有效手段。

  (3)国外中介机构评价。这种类型主要是指国外中介机构或相关组织对世界范围内的高校或学科进行的评价和排名。现在世界上有很多机构进行类似的排名,不同的排名机构使用不同的标准和方式进行排名,但最有影响力的有四种,主要包括:①《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Best Global Universities Rankings);②教育组织Quacquarelli Symonds发表的年度世界大学排名(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③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THE)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④上海软科发布的ARWU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该排名是全球第一个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目前被国际权威机构和著名专家学者公认为最为科学、最为权威并被广泛采用的排名,故放在此类。高校是一个复杂的学术共同体,不同的学科专业有不同的发展属性,不同的院系有不同的优点和缺点,所以根据各评价体系所使用的标准、数据来源和指标/权重的不同,对优秀程度的解读也可能变化。另外,这些机构的排名不能囊括中国所有的大学和学科,因此也不适合用来研究学科建设或学校发展的某一个具体问题。

  (4)ESI学科排名。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ESI)是基于科睿唯安(原汤森路透知识产权与科技)Web of Science(SCIE/SSCI)所收录的全球12000多种学术期刊的1000多万条文献记录而建立的计量分析数据库。ESI对Web of Science库中全球所有高校及科研机构近11年的论文数据进行统计,按被引频次确定出衡量研究绩效的阈值,然后分别排出居世界前1%的研究机构、研究论文和科学家等排名。ESI针对22个专业领域,通过论文数(Total Papers)、论文被引频次(Total Citations)、论文篇均被引频次(Total Citations per Paper)、高被引论文(Highly Cited Papers)、热点论文(Hot Papers)和研究前沿(Research Fronts)等6大指标,从各个角度对国家/地区科研水平(Countries-Territories)、机构学术声誉(Institutions)、科学家学术影响力(Authors)以及期刊学术水平(Journals)进行全面衡量。ESI已成为各高校和科研机构普遍用于评价其学术水平和科研绩效的重要指标工具之一。

  (5)全国一级学科评估。上文讲述的是由教育部学位中心开展的全国性评估,是一种学科水平评估,严格来说也是一种第三方机构评价。目前,全国一级学科评估已经进行了四轮,分别是2004年、2009年、2012年和2016年,大致是以四年为一个周期,跟其他国内外中介机构每年发布排名不同,基本遵循了学科的生长规律。虽然每次评估指标体系都有微调,但一级指标基本上都是按照学术队伍、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和学术声誉四项来设置,通过客观数据采集和学术声誉调查相结合的方法进行。全国一级学科评估目前已成为我国规模最大、最科学、最权威的学科水平评估,其评估结果对高校的学科建设影响重大,受到社会各界越来越普遍的欢迎。

  目前国家“双一流”第一批建设高校名单还没有公布,但是根据《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文件要求,遴选确定建设高校“采取专家认定标准、综合认定建设范围的方式,开放竞争,动态调整,不再单独组织申报评审”。据教育部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负责人透露,“将组织选聘高层次战略专家组成专家委员会,利用国内外有影响力的第三方评价情况及其他要素,论证确定建设高校认定标准”,因此,上述五种主要学科评估体系都有可能在“双一流”建设高校遴选中占有一席之地。

  高校科研平台主要是指以高校为依托单位或设立在高校的、以开展科学研究为目的的各类型、各层次的科研机构。按照类型划分,有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等;按照层次划分,有国家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省部级重点实验室等。某高校是教育部直属的全国重点大学,也是国家“211工程”及“985优势学科创新平台”建设项目的大学,本文主要以该校两个排名全国第一的一级学科为例说明科研平台在学科评估指标体系中的地位。

  全国第三轮学科评估是按照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颁布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2011年)划分的,在95个一级学科中进行(不含军事学门类),共有391个单位的4235个学科申请参评,比第二轮增长79%。此次评估按照学科门类特色分类来设置指标体系,共分为“人文社科类”“理工农医类”“管理学门类”“艺术学门类”“体育学”“建筑类”“计算机类”等七大类,设置了“师资队伍与资源”“科学研究水平”“人才培养质量”“学科声誉”等4个一级指标和17个二级指标(表1)。

  全国第三轮学科评估指标体系中涉及到科研平台的指标主要是一级指标“师资队伍与资源”下面的二级指标“重点学科、重点实验室情况”,其中重点实验室在每一个学科类别里面又有所区别,考虑了各个学科之间的差异性,特别是体育学门类跟其他学科就有很大的不同,它的实验室类别里面就专门增加了“国家体育总局重点实验室”“国家体育总局人文社科基地”等具有行业特色的实验室(表2)。

  由于绝大部分高校都只是有选择性地选定部分学科参加教育部第三轮学科评估,并不能检验学校学科的整体水平和没有参加评估学科的个体水平,因此,该校在2013年委托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按照教育部第三轮学科评估体系进行了一次全校所有一级学科参加,其中二级学科按一级学科参评的学科自评估工作。学科A和学科B都参加了这两次学科评估(表3),本文利用这两个学科两次评估的数据,分析科研平台在学科评估中的作用。

  在重点学科没有变化的前提下,从表3可以看出,学科A在2012年和2013年的评估中填报实验室是一样的,只是在占有比例上有细微差别,即2012年填报的“国家重点实验室2”比2013年多占10%的比例,但得分却相差甚远,2012年二级指标“重点学科与实验室数”得分89.1分,2013年却只有67.9分,10%的比例却相差21.2分;而一级指标“师资队伍与资源”得分也从2012年的92.1分降至2013年85.3分,相差6.8分。

  学科B在2012年和2013年的评估中填报实验室稍微有些不同,2012年填报的“省部级重点实验室2”在7个共享学科中排名第1,而在2013年却在5个共享学科中排名第二,2012年填报了“省部级工程技术中心”,在4个共享学科中排名第2,而2013年没有填报。这样的变化直接导致了学科B的二级指标“重点学科与实验室数”得分从2012年的93.3分降至2013年的77.6分,相差15.7分;而一级指标“师资队伍与资源”的得分也从2012年的95.3分降至2013年的88分,相差7.3分。

  通过分析,发现科研平台的细微增减也直接导致了学科A和学科B总得分的变化,由于在2013年的学科自评估中没有引入主观评价,没有进行学科声誉方面的打分,因此本文就没有就这两个学科的总体得分和排名进行对比分析,但从对“重点实验室”相关指标的分析结果可以看出高校科研平台在学科评估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通过上文分析和进一步的资料梳理,可以发现建设高水平的科研平台将会大力推动学科交叉融合,促进新兴学科发展,进一步提高科学研究水平,为学术队伍建设和高水平人才培养创造有利条件。在“双一流”建设背景下,科研平台已经成为高校争创世界一流学科的关键要素,在高校学科建设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现代科技的迅猛发展,加剧了知识的老化,促进了新学科的不断产生。面对挑战,高校要想继续发展,就需要不断更新教师的知识,不断补充新学科所需要的青年教师,提高整个教师队伍的整体教学水平和学术水平。通过科研,教师能够更深刻地了解社会对人才培养的要求,准确预判本学科国内外最新发展趋势,正确认识所授课程的内部逻辑联系,科研带动教学,把从科研中获得的新认识和现代科技新成就及时反映到教学中,全方位提高教师自身的教学和学术水平。否则,教师如果仅仅停留在教授现成的书本知识,就不可能提高教学质量,不可能培养出高层次的人才。因此,在学科建设中,需要通过科研课题的研究实践,锻炼造就一支具有高素质和整体研究能力的高水平师资队伍。

  科研平台是学科开展科学研究的基础条件,如果没有科学的实验手段、先进的实验设备和良好的工作条件,某个学科要想在当代科技前沿上取得标志性的科研成果、取得新的发现、创新和突破几乎是不可能的。高校科研平台往往汇聚了最高端的科研仪器设备、最顶尖的科研人员、最前沿的研究领域和最先进的研究方法,其产生的研究成果也具有创新性,引领世界科技发展和产业进步。通过科研平台的载体作用,人才的流动、成果的更替、学术的交流和知识的更新都会在这里聚集,从而促进更多的新思想、新思维和新成果产生,培养出更多引领学科前沿、富有创新精神的高水平人才。同时,科研平台的开放性能带来互动性。科研平台通过开放共享,建立有效的运行机制,释放开放服务活力,实现不同科研机构和团队之间科技信息、学术思想、科研活动和科技人员的互动。这既有利于科研平台整合社会各类科技、人才、资金、技术等资源,产生更多更优秀的成果,更好地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又有利于科研平台科技创新能力的进一步提高,从而促进学科的交叉、融合和发展。

  学科建设一般包括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师资队伍建设、平台建设、国际合作与交流等五部分内容,科学研究和平台建设是学科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所高校的学科建设水平和层次往往取决于该校科研水平的高低和平台建设的成效。科研工作与学科建设工作是一种互为基础、相辅相成的关系。科研水平低的学科很难组建高水平的学术团队、形成合理的学术梯队和稳定的研究方向,也就失去了学科建设的基础,学科水平难以得到快速提升,办学特色难以体现。科研平台是科学研究工作的重要载体,可以说,没有一流的科研平台,就不会有一流的学科。纵观各高校的全国重点学科必然都拥有一个乃至若干个国家级的科研平台。科研平台,特别是国家级科研平台中雄厚的研究实力、先进的仪器设备、浓郁的学术氛围,为广大教师和科技工作者提供了开展科学研究和进行学术交流的重要场所,也为高层次师资队伍建设和人才培养质量建设提供了有力保障。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明确提出:要加强实验室基本建设,强化实践教学环节,支持学生参与科学研究。高校科研平台一方面承担了科学研究的职责,另一方面也肩负了人才培养的重任,是基本满足教学、科研和人才培养需要的重要基地,成为高校学科建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未来在“双一流”建设中也势必还蕴藏着巨大的开发潜能。

( 发布日期:2019-03-13 11: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