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生发展 >
学生为什么厌学?浙大校长分析到“痛点”了!

  只让孩子看有用的书,孩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看书,这种急切的功利性阅读严重打消了孩子的阅读兴趣,也让很多孩子形成功利的读书价值观。

  阅读问题也是教育问题。孩子不爱阅读、甚至厌学怎么办?我们的基础教育存在哪些问题?什么样的教育对孩子来说是好的教育?

  两会期间,央视少儿频道采访了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大学副校长罗卫东老师,请他结合自身多年的一线教学经历谈谈这些问题。

  “现在很多孩子厌学,其实是缺乏探究性,他认为没有什么需要他去追求的真理了。”罗卫东老师忧心地说。

  他指出,现在很多孩子缺乏自主学习能力,甚至缺乏自我。学习时,他们常常觉得自己是在为爸爸妈妈而学,为老师而学,为校长而学。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孩子自己呢,他想什么?他要什么?他感兴趣的是什么?他将来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孩子不知道,也很少有人问孩子这样的问题。

  这样没有探究性的学习,后果让人堪忧。罗卫东老师举例说,有些孩子即使读到博士阶段,虽然拥有丰富的知识储备,但仍然缺乏解决问题的能力,他们搞不清楚自己对什么感兴趣,甚至在写论文时都无法确定自己要写的题目,只能肯请导师为自己指定一个题目。

  当然,孩子并不是一开始就缺乏探究性,而相反,探究的愿望和兴趣是孩子的天性。如果我们的教育把孩子探究的天性掐灭了,那教育就是绝对的失败。

  罗卫东老师说:“我们这次政协委员里面有一个中学校长收集了很多口号,都是在高中誓师大会上喊出的杀气腾腾的口号。这些高中的应试教育,把学习和教育的意义,都给弄得面目全非!”

  在罗卫东老师看来,对从事基础教育的老师而言,要把教育当成这样一件事:教育是为了帮助孩子完善自身人格,或追求真理,或充分地利用自己的天赋,或真正满足自己的兴趣和爱好。

  基础教育决不能把孩子当成一个标准化的产品去塑造。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点,千万不要对孩子提出各种达标要求,这样的孩子会感觉自己被塑形,他只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失去了探究能力。

  罗卫东老师讲了一个自己在大学看到的现象:“在大学里面,我每次给学生上第一次课的时候,就会提前说,我这个课不点名,平时只有三篇小论文,期终一篇论文。结果,有学生到了期中就忍不住来问,论文题目是什么,有没有标准答案。我说没有标准答案,然后他们就根本不知道怎么做了。都在揣测我的个性和个人偏好。我喜欢什么样的文章,比如喜欢讲故事的,喜欢文采飞扬的,他们就这么写。就全是要去迎合一个外部的标准,然后以这个标准来测度自己行不行。”

  罗卫东老师说:“大学教育和高中教育怎么衔接?这就像食品安全一样,我们希望高中送过来的学生,这颗菜,这个萝卜,是没有过多添加剂的,不要使用抗生素的,也最好不要用复合化肥,是一个有机生长出来,是他自己凭借生命意志长出来的萝卜,不是外面拼命催肥生长出来的。”

  所以,我们的基础教育最根本的,还是认识人的天性,并且顺从天性成长的规律,去激发他内在的动力,去习得,或者说学得对他自己成长最有用的那种素质、知识,并且他自己很自主地运用它,去应付社会,应付将来的人生。

  在基础教育阶段,应该交给孩子一些探究性的任务,激发孩子巨大的能动力,让他能够非常快乐,但是很紧张、很充实地去学习。其实,快乐学习和紧张学习一点都不矛盾,你只要把探究性任务和孩子的天性能够真正掌握清楚,一定能找得到一个结合点。

  众所周知,阅读对中小学生很重要,但有些孩子还不知道阅读的意义,家长和学校就逼着他看指定的书,导致孩子不堪重负。

  罗卫东老师分享了自己教育女儿的做法,他说:“我从来不限制女儿阅读,女儿就撒着欢自己去看爱看的书,她的阅读过程是非常愉悦的,因为那是一个发现的过程。每天她都很满意,还会写点小东西,慢慢地知识就在脑中形成结构。而且她也很有成就感和获得感,这样就形成了良性循环,因为喜欢,所以有着巨大的动力去阅读。后来,有一阶段,女儿开始专门研究宋代的墓葬,她发疯地喜欢这个题目,虽然我们不了解的人觉得考古有点儿可怕,但还是很支持她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

  这样探究性的阅读和学习所带来的愉悦感,是每天刷题、硬背死的知识所无法比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孩子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得到提高。

  破除阅读的功利性和基础教育的功利性,需要学校、家长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罗卫东老师的教育理念,是否让各位家长有所启发呢?欢迎留言分享!

( 发布日期:2019-04-08 19:37 )